• 服务热线:400 0908 299
  • wangyp@shangeai.com

做好心理准备,未来的银行里可能没几人上班了

时间:2018-06-28 22:12:50点击:935次

美国花旗和 Chase 加速用新智能银行网点机器取代柜员和客户经理。新技术新机器可把各支行的团队削减三分之二以上。最极端的网点只需两人上班便可正常运营。

大规模裁员的警钟是 hire freeze and promotion freeze,如果您供职的美企公司有此公告请一定要注意捧好饭碗,改改简历。国内经济腾飞这十几年未曾发生白领大规模下岗潮,这不代表未来不会有。

本人在波士顿花旗银行网点做客户经理一年,在花旗撤出麻州后(xia)跳(gang)槽去道明银行做了半年。

花旗过去三年卖了德州所有网点,关闭了麻州所有网点和全美位于大都市卫星城的几十个网点,把战略重心调整到国际人口密集的美国大都市: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迈阿密等。在墨西哥把 banamex 几百网点全体关门翻修成智能网点,同时在海外各国开启了一批新智能网点,请谷歌 Citibank smart branch 可知。

尝到甜头后美国本土终于跟进(Citigroup Imports a Branch Style From Operations Abroad),Chase 也不甘落后(Chase Branch Design & Innovation Center - Inspiring Innovation - Chase )。

花旗关闭麻州网点时连我们麻州大区经理(同时下岗)都被蒙在鼓里,他的上司 greater NY - 麻州经理也是一脸懵逼,后来我们得知裁员仅在银行高层小圈子讨论进行,还有个代号叫 Project Kingfisher,我决定以后养狗就叫他 Kingfisher。

可能有同学会说“机器的客户体验不好啊中国不会这样”。

我只能回答银行给 citigold 大金主的服务只多不少,智能网点只影响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有钱人可以到装修极其奢华的贵宾理财网点,把门一关和人类经理单独办事。

“Citigold customers — who typically have at least $50,000 on deposit or in retirement accounts or have various other relationships with Citi — can visit the upstairs Citigold center, which has couches and coffee table books and is designed as a place for customers to relax or meet with a Citi financial adviser.

Mr. Larsen said the idea was popular in Asia, where he is based, and the current Manhattan Citigold location gets a lot of foot traffic from Japanese clients who are traveling on business. Citigold centers are set to open in Miami and Los Angeles in the coming months.

“If you’re going to have a high-touch business, you should make it as attractive as you can,” said Michael Mayo, an analyst who follows Citi at CLSA."

评论里有一位说的好“不会用自助柜员机的(普通)客户,银行其实把他们抛弃了”

道明银行在我辞职时正紧锣密鼓准备推出自己的智能银行,大搞线上线下歧视也好几年了。比如在网上开新户送三星智能机一台,在支行里开户啥!也!不!送!

美国人力成本高,资本家跑的比谁都快。中国人力成本持续上升中,希望各位引以为戒。资本家裁起人来冷冰冰不讲任何情面,在你知道你的的工作被一台电脑取代的时候更不好受。

人类绝大部分脑力和体力工作都会被非人类部分或全面替代,timeline 就在我们八零后一代人退休前。推荐相关科普片:人工会被自动化代替吗?“用不上人类” - Humans Need Not Apply

回到原提问,问的是什么体验,我不妨把我支行当时各色同事的体验都讲一讲,比较有代表性。

支行行长德西蕾·亚妥,女,三十岁出头,两年制大学文凭,出身德裔白人中产家庭,中学时被墨西哥家庭收养长大,英语母语,西语一般。得知被裁后两手一摊,去了竞争对手那儿继续做支行行长。没什么背景但能力拔群,对被裁不太在意。(天蝎)

柜员菅井·登,男,64,圣保罗长大巴西籍日本裔 Nisei(日语“二世",指出生在海外的第二代移民),葡日西仨母语,英语反而一般。在秘鲁上大学时娶 huancayo 土白混血同学为妻,俩儿子都已娶白妻生子,干这活纯粹养老,话不多,工作能力过硬。得知被裁后耸耸肩说我退休得了。

柜员雅克·诺文,男,五十出头,海地出生蒙特利尔长大本科毕业后定居波士顿,法英母语,是我拣起小时候法语的主要练习对象。生性积极乐观,得知被裁后做了个晕倒在椅子上的动作,行里立马充斥着快活的空气。后来他私下没跟我少骂管理层是吸血鬼。(狮子)

客户经理琳赛·伯克,女,25,犹太裔,工商管理学士,这辈子没离开过新英格兰,没去过纽约。作为竞争对手她优点像马基维利的追随者,喜欢关起门来和经理单独谈心。心软耳根子也软,经常惯着客户无理要求、不会拒绝的也是她。随波逐流,不是很在意被裁。目前仍背负大学学费贷款 10 万刀。

支行副行长马马豆·迪亚洛,西非几内亚出生,穆斯林地主家庭排行老三,与美国白人太太生下的独生女儿今年九岁。成长在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杜尔总统的红旗下,带过红领巾,唱法语的国际歌和马赛曲,特别世俗。当年学校也搞大联考,考完全区公示大榜。曾经同为共产主义接班人并且说法语,导致我和他有很多共同语言。年轻工程硕士,当年也是励志要工业救国的热血青年。大哥空军飞行员,做机长飞反对党专机时飞机离奇坠毁无一生还。二姐从政被反对派支持者枪杀,自己在清算的时候被抓进监狱严刑拷打至今腿上有疤。但此人是我见过最乐观的人,什么样的奇葩顾客都没有让他不开心过。独生女更是他的掌上明珠,暑假时他不顾全家白人老少的反对,硬是把她塞进了一个中韩裔同龄人的数学提高班。据他说千金能在这样一个班上排前列,他上班全为了女儿。

就这样一个身经百战见得多的花旗十七年油滑老将,在得知被裁后的两个月居然变得阴沉、喜怒无常、愁眉苦脸,以婉转的挖苦讽刺客人为乐,不再没事有事跟我合唱一段。我也不再敢开他用法语数钱数 70 80 90 99 啰嗦的玩笑了(非法语母语者嘲笑法语啰嗦的老梗,法语数数的 70 80 90 99 分别是: soixante-dix 60+10, quatre-vingts 4x20, quatre vingt dix 4x20+10,quatre-vingt-dix-neuf 4x20+19),只记得他万念俱灰的表情说:“谁还会要我这样一个老头,我的女儿怎么办" “Fangjian 你不要步我的后尘,有机会赶紧抽身离开 retail banking” (摩羯)

用两句词,鼓励各位在各自岗位上与机器斗争:

Allons enfants de la Patrie, Le jour de gloire est arrivé!

(知乎日报注:祖国的孩子醒来吧,光明的日子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