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务热线:400 0908 299
  • wangyp@shangeai.com

人脸识别暗涌:支付习惯难改 门禁“刷脸”并非刚需

时间:2019-11-18 10:27:12点击:201次

  11月11日,当《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次看向北京一所高校的人脸识别机器时,一个刘姓名字呈现在小屏幕上,同一时间,格挡门自动开了。过了3秒,门关闭后,记者再次看向屏幕,屏幕显示“未注册”,门也没开。在旁边的保安高健看到了,对记者说,他也曾遇到相似情形。有一次,他看向屏幕后被识别为一位叫“王帅”的人。

这一被称为人脸识别的人工智能应用,近两年受到资本追捧。在部分商场、校园、小区、机场,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阶段,一些人脸识别的应用效果未及预期。它遭遇着用户行为习惯、技术成熟度,以及适用场合有限等多方挑战。

支付习惯难改

刷脸支付是人脸识别中较具商用价值的一个应用领域。

在北京草房地铁站附近,不容易找到使用刷脸设备的零售商店。“便利蜂”使用某自助收银系统,“7-11”则是扫码与现金支付。“全时”便利店、“味多美”面包店,似乎是附近摆放刷脸支付机器的两家商铺,均引入支付宝蜻蜓系统。

记者来到推崇青年文化的朝阳大悦城商场,这里的刷脸支付设备零星散布在商场的饮食区,基本均安装于2019年。

支付宝公关人士叶文添对记者谈到,记者在线下所见到的情况,与支付宝刷脸支付“确实没有进展到那一步”有关。

支付宝刷脸设备的市场拓展,主要采取与品牌商合作方式,如卜蜂莲花、家乐福、沃尔玛等连锁超市,不走城市打法,支付宝可为大型商超配备大屏设备。此外,蜻蜓小型刷脸设备在天猫旗舰店进行公开售卖,大多单价1699元,适合小商家使用。尽管支付宝刷脸支付希望面向所有行业开放,不过,目前,零售行业使用者居多。

而刷脸设备面向用户推广,具有一定难点。“我们不强推它,这个机器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多乐之日的经理对记者说。

朝阳大悦城中的Dariy Queen店员告诉记者,刷脸设备一般在顾客主动提起使用时,才会被用到。而这种情况往往发生于有满减活动时。记者看到,微信屏幕上显示第一次使用微信刷脸,满10元减5元。

汉堡王看起来似乎是情况最好的。很多顾客愿意大屏幕点餐,一个员工在大堂踱步,指导使用。但是记者注意到,等到最后一步,提示选择扫码还是刷脸时,不少人仍然会打开支付二维码

汉堡王巡视员对记者说,在四五个月前,刷脸支付应用在该店期间,支付宝公司为汉堡王优化过系统,如今可在大屏上使用优惠券,一般在4秒就能识别出人脸,还没有顾客反映被识别有误。除了出小票慢一点、目前不能打折以外,没发现大屏有什么不方便的,未来,汉堡王也希望主推大屏点餐,前台留给上了年纪的人点餐与支付。据该巡视员观察,使用扫码和刷脸支付的顾客基本各占50%。

“有的人认为刷脸不安全,因为刷脸要绑手机号,有的嫌麻烦。”DariyQueen店员对记者说,根据她目前的工作经历,在高峰期,使用扫码、现金等方式支付也足以应对。

一位在汉堡王店就餐的顾客是一位律师,他选择扫码方式支付。他对记者提及原因,“扫码跟刷脸差不多,而且从人脸的角度,人脸太多的话不好,它获取你的人脸信息,实际有点问题。”他主要担忧数据传输到何处,与哪个数据库进行比对。

“这个脸的数据,它数据库怎么去保存,支付宝账户怎么保护隐私的问题。万一人家窃取了数据,是不得了的事情。”上述顾客谈及,好莱坞电影里曾拍摄过3D打印的人脸能被用来做很多事,国内3D打印技术也正在发展。因此对于大公司,他也不能尽信。他同时表示,非律师行业的顾客,可能对这方面,就不太在意。

对于刷脸设备在当前未能广泛扩展,叶文添表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刷脸设备不像二维码一般成本低廉。二是,新事物具有发展周期。普及二维码,支付宝用了四五年时间,而去年8月15日,支付宝开始宣布刷脸支付的商业化,至今刚过一年。

“基于这两个原因,它可能没有那种铺天盖地、随处可见。它还是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可能会是一个趋势。”叶文添说,调研得出,用户不愿意使用刷脸支付,习惯原因排在第一位。“四五年间养成扫码的习惯,你让他去刷脸,他会很难受,很别扭,他不愿意改变。”

“刷脸和扫码对比,20%多的人刷脸,80%的人还仍然使用现金、扫码。所以,它处于一个初级阶段,从它的铺量也好,还有人们的使用习惯和接受度也好,还是处于一个前期。它并没有二维码的体量,还是不能比的。”叶文添如是表示。

由于人脸识别采用生物识别技术,本身的安全度更高。叶文添向记者谈及,支付宝在采集到用户脸部数据之后,会在12个月之后删除。保留12个月是因为如果期间用户发生纠纷,可有证据可查。他表示,目前来说,脸部信息泄露事件较为罕见。假设用户被盗刷,可跟工作人员联系,获取赔付,企业会为用户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