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务热线:0755-84872125
  • wangyp@shangeai.com

无手机“刷脸支付”火了!“靠脸吃饭”真的安全吗?

时间:2019-11-04 09:51:54点击:112次

几年前,购物“刷脸”还只是一句饶有趣味的调侃;一转眼,“靠脸吃饭”就这样成为现实。

10月20日,在浙江乌镇举行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科技——深度融合多项赋能”论坛上,中国银联联合60余家机构正式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

随着10月31日三大通信运营商齐推5G通信套餐,5G商用时代正式到来。延迟少、速度更快的5G时代的来临,也推动已经试水一年有余的刷脸支付提速升温。

此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先后推出“蜻蜓”、“青蛙”刷脸支付设备,现下,银联也开始在这一领域布局谋篇。今年以来,刷脸支付在线下支付场景的“地盘争夺战”更是打得火热,从街边小店到大型商超,处处可见“刷脸支付不排队”的设备和宣传标语。

“刷脸付”能否成为继“扫码付”之后,又一革新消费者支付习惯的移动支付方式?

这一新兴技术在实际场景中的应用,似乎还要面临更多考验。

IT行业业内人士频发观点,其中就提到,黑客可能仅需要凭借一张高清照片就能解锁用户手机,从而致使用户的各类信息及资产被盗。这并非危言耸听,在该项技术落地之初,就曾发生过用照片“刷脸”解锁的现象。

于消费者而言,“刷脸”支付最大的方便之处在于摆脱了手机这一介质,从而使得移动支付更加便利。但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在方便之外,安全是更重要的前提。

刷脸,要方便,更要安全。

“跑马圈地”尚在进行,“弯道超车”仍有机会

10月31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在长沙家乐福芙蓉广场店内看到,该店的自助收银通道内,同时摆放了分别支持微信支付及支付宝刷脸支付的数台自助收银设备。一些消费者随机选择了支付设备,也有消费者留意选择微信支付或支付宝设备进行付款。

这是支付宝、微信支付的线下支付场景争夺战中,出现的饶有趣味的一幕。事实上,在卜蜂莲花、华润万家、家乐福、步步高、沃尔玛等长沙市内大型连锁卖场,均可见到支付宝或微信支付投放的自助收银设备。

记者注意到,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因社交属性的用户黏性更高,微信支付在线下移动支付领域的应用场景运用更为广泛。而刷脸支付的出现,则为支付宝提供了在线下支付领域“弯道超车”的机会。

“支持刷脸支付后,选择支付宝付款的顾客比以前多了。”陈家渡路上一家天猫小店店主李女士告诉记者,过去顾客喜欢使用微信扫码付款的习惯开始出现细微改变。

今年以来,除大型商超、卖场内上线同步支持扫码付、刷脸付的大型自助收银设备外,在不少街边小店的收银机前,一个比成年人手掌大不了多少的支付宝小型刷脸设备也开始频频露脸。

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向三湘都市报记者证实,支付宝刷脸支付商业化一年多时间以来,已经进入了零售、餐饮、医疗等多个行业领域,目前,包括长沙在内的全国上百个城市的用户都可以使用支付宝的刷脸支付功能。

尽管巨头们的地盘争夺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但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银联“刷脸付”的快速跟上,刷脸支付在线下各个支付场景的市场份额的输赢尚未有定论。

一长沙聚合支付公司负责人就认为,比起扫码付,刷脸支付更考验支付机构在消费者心中的信任程度,银联在一众中老年市场上更具优势,而支付宝的“快人一步”和微信支付的“深度社交属性”也是其他两家的优势所在,“这一支付方式的端口尚有很多空白领域,几大巨头仍有较大努力空间。”

隐私泄露、账户被盗等问题仍待解决

用杨幂的照片,可以在支付设备前刷出她的支付账号吗?如果选择了刷脸支付,支付宝、微信支付或者银行卡里的钱还安全吗?刷脸支付、扫码支付和刷卡输密码,究竟哪一种非现金支付方式更让人放心?

在三湘都市报记者的随机调查中,对于如今逐渐升温的刷脸支付,受访者均保持着新鲜感与疑问并存的心态。

与密码、二维码不同,人脸属于相对公开的生物特征,除特殊使用场景的摄像头外,公共领域的监控设备等很多场景下都能够获取相关信息特点。

谈及刷脸支付的安全隐患问题,曾参与过商城软件系统刷脸登录研发、在IT研发领域已有近十年工作经验的长沙某软件研发公司CTO刘先生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刷脸支付本质上是依靠用户的面部特征进行识别的过程,程序通过摄像头将当前人脸信息与用户事先上传的人脸信息进行匹配,因信息匹配难以100%吻合,于是在这一过程中就存在少数刷错的可能。

他坦言,其此前研发的刷脸登录工具是基于2D人脸图像,在上线前测试中,就曾经出现过用照片成功刷开相关账号的情况。

“即使不是照片,黑客也可能通过视频来获取目标用户的人脸数据,而这种方式,就难以通过检测眼睛、头部是否会摇动来避免。”刘先生表示,不过,相较于2D人脸图像识别,3D人脸图像安全级别更高,“现在商用的刷脸支付技术相对成熟,但也难以避免小概率盗刷事件的发生。”

除账户安全问题外,用户的隐私如何保障也颇受关注。密码可以随时更改,但你的人脸数据一旦上传,便可能成为了相关技术企业数据库里永久的一部分,这些对用户而言至关重要的信息会被技术企业用在何处、用于何事便难以控制,继而,用户的隐私安全要如何保护也就成了问题。

目前,国家尚未有相关完善的监管条例出台。

支付仅需10秒,解放了手机等支付介质

“屏幕开始刷脸,刷脸成功,请确认!”11月1日,在位于长沙市芙蓉区的罗莎蛋糕东外滩店,三湘都市报记者也体验了一次“刷脸支付”。

选择了几件商品后,营业员结算完毕,记者点击支付机器上的刷脸支付按钮。按照提示,输入支付宝绑定手机后四位电话号码。随后屏幕上出现一个圆圈,开始人脸识别。整个过程仅需10秒,价值28元的物品还获得了平台给出的1.8元优惠减免。

“你是首次使用,需绑定支付宝手机号码后四位,第二次用的话直接刷脸就可以了。”罗莎蛋糕东外滩店工作人员提醒。她告诉记者,早在三四个月之前,门店就安装了刷脸支付机器,“扫脸支付年轻人更为青睐,不带手机也可支付,即便戴着帽子也能识别出来。”

除了在流通领域的零售渠道露脸较多的支付宝刷脸支付,微信支付、银联推出的刷脸支付工具也已进入了长沙部分商家供消费者使用。

在步步高大卖场梅溪新天地店,三湘都市报记者站在微信支付自助收银设备前,点击选择“刷脸支付”后输入手机号码,页面引导至相关用户协议。记者选择“同意”后,开始进入支付流程,交易过程也仅10秒左右。

芙蓉区天猫小店银港水晶城店的工作人员表示,刷脸支付在该店上线后,顾客多了一种支付选择,使用支付宝付款的顾客较此前多了不少,有一些年轻顾客喜欢体验新奇。“而且现在有‘扫脸领红包’,整体而言更实惠。”

“脸”作为介质,解放了手机这一支付介质,即便拎着东西,也可轻松付款。10月31日,记者走访发现,除了日常出镜频率较高的零售场景,扫脸支付在餐饮、医疗等多个行业均有应用。虽然刷脸支付方便,但从市场来看,现在仍处于叫好不叫座的阶段。

罗莎蛋糕东外滩店工作人员介绍,年轻人比较好奇,但使用效果却不太理想,“刷脸的一天也就十几人,还不到1/10,始终还是用微信和支付宝扫码付款的多。”

“老年人不敢用,担心信息泄露。安装了一个多月了,一天大概有十几人用刷脸支付,占比小。”位于芙蓉区晚报大道附近的爱婴妈妈母婴生活馆负责人介绍。

该负责人表示,刷脸支付相对于扫二维码,是一个趣味性的玩法,也是未来的支付趋势。但试过一次后,更多的消费者还是选择了扫码支付,“更重要的是,刷脸支付带来的效率提升并不明显,刷脸支付有时候会卡壳、死机等等。相比传统二维码扫描的支付方式,甚至会显得更为麻烦。”

商家需增加额外防损程序

10月26日上午,三湘都市报记者在卜蜂莲花富兴金融店内看到,人工收银区仅有一位收银员在岗,导致五六位顾客排队等待付款,但一旁的8台支持自助收银的刷脸设备却并未开启,呈现黑屏状态。几分钟时间内,两三名年轻顾客为避免排队而上前尝试使用,最终未果。

走访中,三湘都市报记者注意到,在大卖场内,支持刷脸支付的自助设备通常被集中在收银台一侧,尽管多台设备在收银环节加快了工作效率,但由于大部分顾客一次性购买的商品多于一件,商家安排了少则1名,多则3名工作人员进行防损核验,检查消费者购物袋内的商品件数与小票或电子屏上显示的付款件数是否一致。而在这一环节,仍然出现了等待的现象。

刷脸新场景不断涌现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长沙,除了刷脸过闸、刷脸支付、刷脸取款等大家熟知的应用场景外,刷脸取厕纸、刷脸寄存等越来越多新鲜应用场景也出现在大家的日常生活中。

贺龙南广场公共厕所是长沙首座智慧型公共厕所,为了防止厕纸的浪费,厕所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想要取厕纸得刷脸。记者在现场看到,厕所的入口通道处挂着一个人脸识别厕纸机,只要站在地面黄线处正对着机器,约3秒钟后机器便完成了面部识别,机器下方会自动伸出来一段长约40厘米长的纸巾。同时,厕纸机还有自动记忆功能,同一人须间隔15秒后才能再次取纸。

目前不少超市的储物柜使用的是二维码纸条取物,而在长沙的万家丽生活超市,采用的则是颇具科技感的人脸智能识别储物柜。记者体验发现,按下“存”键,将脸对准摄像头后,系统会自动打开一个空置的储物箱门;而取出存放的东西时,只需按下“取”键,将脸对准摄像头,系统正确识别后相应的储物箱门会自动打开,整个过程很流畅。

“一方面,人脸识别被广泛用于智能安防和智能刑侦,这些用途对国家、社会以及个人来说是意义重大。另一方面,诸如刷脸支付、刷脸取款等人脸识别技术的商用开始普及,非常方便。”在中南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梁毅雄看来,人脸识别技术在国内迅速发展和应用是一件好事。

“活体检测”是目前最大技术难题

不过,不久前的“丰巢智能柜”事件,将“人脸识别”应用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媒体报道,嘉兴几名小学生在一次课外科学实验中发现,在使用丰巢智能柜“刷脸取件”时,只要用一张面部打印照片就能打开智能柜,根本无需快件人本人在场。随后,相关媒体对该结果进行的验证表明,丰巢智能柜确实普遍存在只要用照片就能打开的情况。尽管丰巢紧急下线了“刷脸取件”功能,并未导致用户损失,但在人脸识别技术广泛应用的当下,这一技术的安全性问题一时间备受关注。

“人脸识别其实是一种生物特征识别技术,目前我国的人脸识别技术研究和应用已经比较成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在国际权威人脸识别公开评测集合LFW上,算法识别率竞赛前几名均由国内的科技公司包揽。”梁毅雄介绍,目前人脸识别技术领域所面临的最大技术难题是“活体检测”,即系统摄像头在识别人脸是否为本人的同时,还能检验是否有人利用照片、视频等手段冒充用户,这一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突破。目前在刷脸取款、刷脸支付等应用场景中,用户常被要求完成“左右摇头”、“眨眼”等动作,其实就是系统在识别镜头前是否为真人。

记者了解到,在“丰巢智能柜”事件中,丰巢方面就是因为没有应用“活体检测”技术而出现系统漏洞。

对于人脸识别系统能否对双胞胎以及整容者进行有效识别这一问题,梁毅雄表示,目前普遍使用的识别模型确实还存在一定的误识风险,虽然更高精度的专业识别模型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但成本比较高,这也是技术需要继续完善的。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以及各种新技术的出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得以享受到大量新兴技术带来的便利,这是技术革新所带来的大趋势。但在新技术的发展、落地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些许“阵痛”。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认为,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正推动着大量行业的进步,但随之暴露出的很多潜在风险也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不仅仅是支付,包括在其他场景下,“刷脸”要真正实现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用户面部特征采集的安全性与隐私性、用户信息的泄露与恶意买卖、法律法规不健全等问题都需要解决,而这离不开监管部门、数据采集部门或公司、人脸识别技术提供公司的共同努力。

记者 朱蓉 卜岚 潘显璇